体育新浪彩票
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彼岸老祖二的震驚!

作者:執筆天涯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看著在旁邊的陳然,彼岸老祖有不短的沉默。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CO

    這是震驚了。

    對于一個頂尖勢力的老祖而言,這是極其罕見的。

    但。

    此事由不得他不震驚

    這小子…什么時候上來的?

    而且…他怎么可能上來?

    這里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層。

    除了像他這般存在,想要上來都是極其困難。

    就像納蘭雪,若非彼岸島有秘法讓其跨越此地阻力,否則想要上來也差得遠。

    但陳然。

    就像個鬼一樣,悄無聲息的飄上來了。

    甚至,連他都沒有察覺。

    要不是老祖定力好,估計要叫出來了。

    彼岸老祖直愣愣看著陳然,愣是想不明白陳然怎么上來。

    陳然則是謙遜的等著。

    對于這等存在,陳然自然會表現出足夠的尊重。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他們已經代表了紀元十界的頂峰。

    至于如何上來。

    那自然是走上來。

    以他對大道的理解,這并不是難事。

    恰逢彼岸老祖在抵抗這黑色流光,沒發現陳然也正常。

    而一上來,陳然就盯著這黑色流光,以及那缺口。

    陳然對此有些動容。

    他終于明白那第二種至高本源的感覺來自哪里

    裂縫中

    這種感覺就是來自裂縫中

    而且。

    陳然要找的那位‘故人’,竟也是在其中。

    陳然內心震動不已。

    那穹頂天地相合的一幕,無疑詭異至極。

    而這垂落下來的黑色流光更是帶著泯滅一切的力量。

    陳然雖沒觸碰,但也感知到了其恐怖。

    此事陳然都想不通透了

    而觀彼岸老祖這狀態,陳然多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估計是無法封閉缺口,需要找人幫忙。至于納蘭雪找道侶一事,估計也是因此。”陳然洞若觀火,臉上始終帶著謙遜的笑容。

    此地有太多謎團,但顯然彼岸老祖不會全都告訴他。

    對此陳然也不急,姿態也放低許多。

    畢竟是別人的地盤,若是一臉眼高于頂,陳然相信很快就會被轟下去。

    過了會兒。

    彼岸老祖才恢復過來。

    他深深看了眼陳然,發現這小子身上依舊籠罩著一層迷霧,阻攔了他的窺視。

    對此陳然有些無奈,畢竟達到彼岸老祖那等程度,若是自己不防備,估計都能將其看通透。

    想及此,陳然也是有了些防備,想著往后就全力隱匿所有,免得被人像看猴子一樣圍觀。

    “小家伙,你來自哪個勢力?”彼岸老祖看著陳然。

    “嗯,硬要說的話,就是時空一脈吧。我與納蘭雪相識。”陳然道。

    “你為小雪而來。”彼岸老祖瞇著眼。

    時空一脈?

    他倒是想起了之前時空一脈發生的事,明白過來這就是在時空之地力挽狂瀾的修士。

    嗯……

    時空一脈的話……

    倒也還湊合。

    彼岸老祖忍不住想著。

    融合時空印記的月九陵領悟時空至高本源

    此事并不是秘密,在他們這些古老的存在眼中也是十有*。

    “這……”陳然一滯,不過下一刻,他就是實話道:“來之前倒是不知她要找道侶。我來此,只是為找一個故人。”

    彼岸老祖一聽,眼眸卻是深邃了起來:“那你上來作甚?你應該知道你如此做,我彼岸島也會有些麻煩。”

    “不請自來倒是唐突了,只是觀此地有另一種至高本源,有些好奇,老先生也沒阻攔,我就下意識上來了。”陳然解釋。

    關于自己那‘故人’在裂縫中的事,陳然自然不會說出來。

    且不說彼岸老祖信不信,單單此事本身就夠震撼的。而且彼岸老祖未必不知道一些事情,此事說出來對于陳然來說明顯弊大于利

    而至高本源之事……

    一般借口顯然糊弄不過去。

    在陳然看來,此事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了。

    畢竟陳然可不想剛上來就被轟下去。

    他…想在此好好觀察一番。

    而此刻。

    彼岸老祖是真的亂了。

    陳然悄無聲息的上來,他震動。

    陳然能上來,他也驚訝。

    但這一切,都能保持心境。

    不過陳然這句話,卻是讓他亂了

    這小子…能感覺到此地的另一種至高本源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要知道他若不是在此地,都是根本感覺不到

    “你怎么感覺到的?”彼岸老祖出聲,帶著一絲急切。

    “我在下面修行超脫,命魂兩道,冥冥之中有了感應,倒是沒感覺到。不過來了此地,卻是確信了。”陳然笑道。

    彼岸老祖一震,并未說話,眼眸卻是閃爍不止。

    陳然一頓,眼眸微不可查的一縮。

    不好

    此事似乎也是禁忌

    就在這瞬間,陳然竟是感覺到了彼岸老祖一絲冷意。陳然內心震動,不過表面卻是不驚,笑道:“我觀這另一種至高本源似乎與彼岸之道極為相似,發現對超脫和命魂的修行也有極大好處,看來是彼岸島一脈的秘密。老先生

    對此還請放心,此事我會保密,畢竟也不是值得宣揚的消息。”

    彼岸老祖一怔,隨即搖頭:“算了,你自己注意便好。”

    剛才那一刻,他真的震驚了。

    這是彼岸島的不傳之秘,除了他沒人知道。

    這…本來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但想了想,彼岸老祖也就沒再執著。

    既然被發現,那自然有被發現的緣由。

    刻意隱瞞,或許會適得其反。

    彼岸老祖內心嘆息。

    “老先生,我能否在此修行一段時間。對于超脫和命魂之道,我倒是頗感興趣。”陳然忽然道。

    “你小子倒是不客氣,修我彼岸島之道,還要我指點?”彼岸老祖這時倒是笑了。

    “老先生這等境界,顯然不會再拘泥這般小事了。”陳然笑笑。

    “你這不是馬屁,可倒是說的我心里舒坦。行了,你便在這修行一會兒吧。不過我身周不可接近,此事切記。”彼岸老祖道。

    “好。”

    “你展開超脫和命魂兩道看看,小雪說你對大道比她還強。不過貪多嚼不爛,你既然是時空一脈,還是需修行時空至高本……呃”彼岸老祖說著,卻是猛地一滯。

    只見陳然散出超脫和命魂二道,輕聲道:“還請老先生多多指點。”

    彼岸老祖:“……”

    他內心一震。

    這等級別大道底蘊……

    有機會領悟彼岸至高本源啊

    彼岸老祖對彼岸之道自然洞若觀火,一眼就看了出來。

    不過也正是因此,他才震驚。

    這哪來的妖孽

    之前他看陳然對兩道的理解還只是還行,但此刻已經有很深底蘊了。

    讓他都覺得能領悟便至高本源……

    要知道這等程度,如今整個彼岸島也就寥寥幾人。

    而最關鍵的是,陳然才修行多久啊。

    彼岸老祖眼眸有如漩渦轉動,越看越震動。

    “原來是本身對肉身和命魂就有極高的領悟,難怪……”

    彼岸老祖內心驚嘆。

    但。

    “不對,就算這樣也太快了,這沒道理啊。”

    彼岸老祖有些迷茫。

    世間…真有這般妖孽,無法解釋的存在?

    “你的時空之道如何?”彼岸老祖不信邪的問陳然。

    “還行吧。”陳然笑道,溢出時空之道。

    彼岸老祖:“……”

    還…還行?

    你這都要領悟時空至高本源了啊

    觀陳然其過去,現在,未來三道,彼岸老祖知道這其實已經有了時空至高本源的雛形。

    往后…只要陳然自己不出毛病,成為時空至高本源修士那是板上釘釘的

    這一刻,彼岸老祖覺得自己的三觀有些毀了。

    “咳咳,你修行時空之道多久了。”

    “好些紀元了。”陳然想了想,還是不決定說了,怕打擊到這老人。

    彼岸老祖點頭,理解成真的是很多很多紀元,想著陳然或許是厚積薄發。

    不過即使如此,也很妖孽啊

    “悠久的歷史中,始終不缺無法理解的存在有些生靈,直接能領悟兩道至高本源難道…我眼前這小子也是如此?”

    彼岸老祖內心莫名震動。

    “老先生,我可否在這修行一段時間?”陳然又問了聲。

    “可以……”彼岸老祖下意識回答。

    一輩子都行

    彼岸老祖內心莫名火熱起來。

    要是…要是陳然和納蘭雪成了道侶,那他還擔心什么?

    縱然要他等待很久,消耗很久,承受承壓此地的風險

    但。

    這亦是彼岸老祖看到的未來

    對此,他覺得很好。

    這么一想。

    彼岸老祖看向陳然的眼神都是親切起來。

    這小子不錯啊。

    不管如何,先讓他留下再說。

    至于下面……

    愛咋咋地。

    “嗯,嗯,你對超脫和命魂的理解已經極大。不過老祖我畢竟領悟至高本源,還是能教你很多。你資質很好,我也就不吝嗇教教你。”彼岸老祖笑道。

    他沒提納蘭雪的事。

    若提了,難免帶上了交易的味道。

    此刻直接免費相教,那就是一情分在。

    人老成精的彼岸老祖想的很明白。

    陳然倒是沒多想,微微一拜:“那就先謝過老先生了。”

    “無妨,小事而已。”彼岸老祖笑瞇瞇道,就像一頭老狐貍。

    而此刻。

    趙九幽他們也停了下來。

    領先的就是趙九幽。

    其他三人臉色有些不好看。

    尤其是秦三思。

    他咬牙不已,充滿不甘。

    此次敗給趙九幽,對他,以及創天殿的影響都會不小。

    而趙九幽自然有些揚眉吐氣。

    不過。

    現在還有一事。他直視納蘭雪,淡淡道:“納蘭少島主,我贏了。陳然之事,我本不想多說。但往后我為你道侶,這其中的誤會還是解釋解釋吧,免得這誤會影響感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体育新浪彩票 3d试机号关注码金胆 1000捕鱼无限金币版 西游争霸电玩城下载 陕西快乐10分官方网站 什么是股票指数期货 时时彩奖金9.98的平台 云南时时1106027 无错36码特2019 北京pk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pc蛋蛋计划app安卓版 皇冠比分网90vs足球指数0vs指数 内蒙古时时20181202开奖结果 分分彩会不会人为控制 河北快三开奖福彩 成都熊猫麻将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