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千三三百九十一章 元皇

作者:縱橫天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第四千三百九十一章元皇

    紫芒一閃而逝,趙富貴雙眼恢復了正常,腦海里潮水般涌入了數不清的東西,瞬間明白了前因后果,表面上則保持著悠然的笑容,豎起手指,與任秋水接踵而來的試探較量了一擊。  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

    接下來便得盡職盡責地維持好這段歷史,不讓彼岸大人物們“察覺”異常。

    我知道你們會知道,但我假裝不知道。

    ………

    時光如水,歲月變遷,天樂三十七年的寧辛城。

    剛擊殺了天地門掌門林康的不仁樓刺客正往窗戶奔去,他身材不高不矮,不壯不瘦,泯然眾人,但對結果異常篤定,絲毫不懷疑自身會失手。

    突然,他瞳孔一縮,只見眼前的窗戶無聲無息打開了,外面負手站著一位五官俊美、淵渟岳峙的青衫男子,雙眸幽深如海,泛著點點讓人心悸又迷幻的紫芒,然后抬起修長有力的右手,按在了主動投過去的自己額頭。

    “仙人撫我頂,結發授長生。”

    低沉似有魔性的聲音不知為何帶上了幾許戲謔。

    ………

    西游世界,上古年間,雷火交擊,諸天崩散,天庭即將墜落。

    趙富貴的身影正抬首看向天際,看向那一片暗紅的高空,看向那充滿了混亂與冷漠的可怕眼睛!

    詭異的眼睛似有察覺,毫無規律的漩渦略顯變化,仿佛望了過來。

    僅僅一瞥,趙富貴的身影頓覺心頭狂跳,每一個思緒每一個想法都在試圖獨立出來。

    就在這時,他眼中一抹紫意浮現,詭異莫名,神秘至極,竟不比天道怪物的雙眼遜色多少,所有的混亂所有的癲狂盡數煙消云散。

    四目交接,視線碰撞,時光卻開始倒流,安靜的長河變成了咆哮的怒海。

    ………

    借助七殺碑的隱蔽,而非絕刀與人皇劍兩件個人色彩濃厚的絕世神兵,趙富貴定位了真實界內與自身有關的歷史,將以往于過去留下的痕跡悄然種植了無上心魔,以作為將來登臨彼岸的“路標”,“照亮”無邊苦海。

    冥皇遺跡內部,七殺道人膝橫長劍,雙目緊閉,對趙富貴的所作所為似乎沒有半點興趣。

    那口無花無紋的幽暗長劍散發著近乎舉世無雙的殺意,將七殺道人周圍的一切活物紛紛奪取了生機,就連祂身邊虛幻長河內的“過去身影”也紛紛被斬殺,只留下對應痕跡,每一個剎那,七殺道人仿佛都在死去,然后又借助冥海劍的力量歸來。

    邪物難掌!

    但它們卻自有其他絕世難及的長處,就像魔皇爪的污穢、詭異、神秘與隱匿之能。

    忽然,七殺道人眼睛睜開,滿是對塵世的厭倦,低聲道了一句:

    “他對占據未來種種可能亦有探索?”

    ………

    東海之上,碧波不見邊際,有著數不清的島嶼。

    季興乘坐著華麗的樓船,回到了出生的地方,身邊是前呼后擁的朋友與伴當,足見他在這片海域的江湖地位。

    “這座島嶼連名號都沒有,看起來也普普通通,想不到卻能出季少您這樣的人物。”一位朋友帶著討好的笑容說道。

    季興看著眼前破破爛爛的村子與那座只剩小半截的山峰,將披風解下,丟給伴當,正色道:“諸位稍候,在下先去拜見家師。”

    說完,不等任何回答,他邁開大步,登上山路,向著被天打雷劈過般的峰巒深處行去,那里有一座草屋,屋里隱居著自己的授業恩師。

    目睹季興的背影消失于道路盡頭后,剛才說話之人嘖嘖感慨:

    “不知季少的師父是誰,能教出他這等人杰豪強的怕是仙班中人吧?”

    旁邊當即有人附和:“附近七十二島的島主都對季少恭敬有加,常問老人家安好,明顯是敬畏他背后的師父,不敢有任何招惹,非是仙班中人,以他們的眼高于頂,豈會如此?”

    “季少師父如此人物卻默默無名,隱居于此島,也怪不得我們孤陋寡聞。”

    “是啊是啊,不過或許他老人家鼎盛時曾經名動過這片海域呢?”

    ……

    一聲聲議論飄入了季興敏銳的耳朵,他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是啊,若非遇到了隱居于此的師父,自己到哪里去學一身驚世駭俗的神功絕學?比大部分島主珍藏的“星火*”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同樣的,若沒有師父,自己又如何能得到七十二位島主的畢恭畢敬,踏足江湖以來一直有驚無險?

    出島前,自己一直以為師父是落魄武者,對闖蕩江湖已灰心喪氣,因此隱居于此,不理世事,可隨著游歷這片海域,見識逐漸增多,每一天都刷新著對師父的認知,他是如此的深不可測,如此的高山仰止,每當自己以為已經大概明白他的境界實力與昔日身份地位時,又會被新出現的點點滴滴推翻那些猜測。

    到了最后,自己只能感慨一聲,師父當真如同云里神龍,見首不見尾,僅需明白他很厲害很厲害就行。

    步伐較快,歸心似箭,季興很快便看到了那座草屋,連自身都不得而入的草屋,外面則恭敬站著一位黑壯漢子,正是附近周流島的島主,這片海域有數的大宗師。

    “禮物我就收下了,你褪去吧。”季興聽到了師父熟悉的嗓音。

    周流島島主大喜過望,似乎季興之師能收下他的禮物是給了天大面子,連連行禮,興高采烈離去,不忘勉勵了季興幾句。

    季興大步走到草廬前方,俯于地表,三叩九拜,激動道:

    “不肖弟子拜見師父。”

    草屋內之人沉默了片刻,方才感嘆道:“還算不錯,你的所作所為,為師都聽幾位島主提過,縱有驕奢之氣,但終究沒有荒廢武道,沒有背棄為師的教誨。”

    “師父之言,弟子常常回想,不敢或忘!”季興不知為何驚出了一身冷汗,慌忙開口。

    草屋內之人聲音突地多了幾分滄桑:“既然通過了考驗,為師今日便將你正式列入門墻,也將告知你本門的狀況與為師真正的身份。”

    “多謝師父!”季興就像剛才的周流島島主,大喜過望,眉梢眼角皆是激動。

    吱呀一聲,季興聽到了門開的身影,抬頭望去,草屋內的場景已出現于他的眼中。

    身材略顯瘦削的師父像是沒有經歷時光的沖刷,依舊保持著儒雅中年的模樣,隱約能見幾根銀發與眼角的疲憊,境界照常看不出深淺。

    “為師姓何名暮,這百多年來行走東海,最為世人知曉的綽號是‘天缺劍’。”季興的師父平平淡淡說道。

    何暮?天缺劍?季興聽得一愣一愣,竟有些不敢相信。

    這可是幾十年前東海最出名的劍仙,據說昔日便已成就地仙之境,而他竟然就是自家師父?

    真是讓人想不到啊!

    眼前隱居小島,生活簡樸的師父竟然就是“天缺劍”何暮!

    何暮沒理會季興的反應,自顧自道:“為師出身百多年前的道門圣地,昆侖山玉虛宮,你來拜過祖師便算正式列入門墻,將來自會認識師叔師姐們。”

    昆侖山玉虛宮的名頭,哪怕事隔百多年來,季興依舊有所耳聞,隱約知道與萬界通識符有關,是極其顯赫的宗門,能以道門圣地相稱,只是后來不知為何衰敗,消失于了歷史長河內。

    沒想到自家師父就出身昆侖山玉虛宮!

    沒想到自己會與這古代道門圣地扯上瓜葛!

    他收斂念頭,莊重肅穆站起,踏入了草廬。

    隨著何暮的讓開,他看到了供奉的兩尊雕像,最上方寫著“玉清元始天尊”,下方則是“元皇趙洛”。

    “本門祖師為元始天尊,你師祖元皇天尊是第二代弟子,當前掌教。”何暮莊嚴恭敬地介紹道。

    元皇趙洛?季興嘴巴一點點張開。

    這個名頭自己可一點也不陌生,據說祂是近代以來真實界內第一位自證傳說的大能,后來更是登臨造化,成為大神通者,攪動了天下風云,萬界通識符便是它的隨手之作,讓幾代人念念不忘至今。

    而大神通者與自家所處的江湖不知隔了多少重天地,對自己來說,突然有這樣的師祖簡直像是一場夢境!

    美好得不像真實!

    本以為一位地仙或者天仙的師父已經了不得了,光看先前周流島島主的態度便可見一斑,而如此厲害的師父面對師祖的名諱都畢恭畢敬!

    “師祖,師祖不是據說隕落了嗎?”季興忽地想起這件事情。

    何暮淡然道:“師祖沒有隕落,若是歸來,必將震驚諸天。”

    季興不再多問,艱難地吞了口唾沫,按照何暮的吩咐,開始入門之禮。

    當兩人視線都離開元皇神像時,泥雕木偶的眼里突地冒出一抹紫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体育新浪彩票 快乐十分经常出号规律 福彩新快3怎么玩 香港曾道人传密 欢乐斗地主苹果官网 雪缘缘app 麻将平台 青海快3开奖查询 平码1三赔多少钱 免费试玩ag真人 彩票开奖查询快乐扑克 今日河北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老马识途精准平特一肖 北京快乐8喜达博彩 成都麻将下载手机版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福利彩票3d88期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