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浮七百二十一章、浮現

作者:千年書一桐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這個問題著實有點把顏彥難住了。  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

    因為顏彥也清顧,這一世的大周和上一世的北宋不一樣,大周的強項火炮和火藥足以幫大周攔住女真或蒙古的鐵騎,畢竟大周的地形是以城池為主,火炮的優勢比在草原上明顯多了。

    可顏彥又委實想幫一下周祿,不僅僅是因為周祿的穿越同行身份,還有對生命的敬畏,因為她委實不想看到這么多無辜者喪命于侵略者的暴行下。

    只是顏彥一直有個問題想不通,這個周祿上一世究竟是什么來歷,為什么她一個理工科的菜鳥都能幫著把火炮研究出來,周祿來的比她早多了,且又是個男生,為何在明知道自己早晚要接管西夏的條件下不提前做好這些準備?

    還有一點,顏彥猜到李琮有野心了,只怕他看中了遼東遼西那一片土地,想趁機跟著女真分一杯羹了,畢竟現在的大周和幾年前的大周不可同日而語了,他有實力有底氣了。

    事實上,顏彥也清顧,上一世的明朝就把疆土擴展到了東三省那邊,甚至西夏和吐蕃也有部分地方攬進了明朝的疆域,也就是說,大周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回皇上叔叔,我能不能先提一個要求?”顏彥反問道。

    “準。”李琮很痛快地答應了。

    “不管皇上叔叔想做什么,但有一點,我不希望皇上叔叔這個時候和女真結盟,您可以后發制人,不妨先看看女真和蒙古的下一步再說。”

    其實,顏彥還有一句話,她想以個人的名義再資助周祿一些糧草或別的生活用品,不管周祿能不能贏得這場戰事,顏彥都想幫他一把。

    可一看在場的人這么多,這番話顏彥沒法說出來,怕傳出去影響不好。

    再則她對目前的戰況并不了解,對周祿的實力什么的更不清顧,因而她沒有必要這么急于一時,完全可以等回家后和陸呦商定之后再說。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李琮敏感地察覺到自己的心思可能被顏彥看破了,故而問道。

    顏彥但笑不語。

    “丫頭,你不厚道。”李琮給顏彥扣了頂帽子。

    “回皇上叔叔,我們該回去了,我們家陸祉只怕餓壞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說。”顏彥起身告辭。

    陸呦也早就想離開了,一路風塵仆仆地趕回來,這會他最想做的是抱著顏彥軟軟的身子好好睡一覺。

    “去吧,是該回去洗洗了。”李琮嫌棄地看了看陸呦身上的衣服,上面還有不少泥水呢,想必這一路也沒少吃苦頭。

    “彥兒姐姐,改天我帶著我們家王妃去看你啊。你這些日子還有別的安排嗎?”李穡在顏彥走到門口時忽然喊道。

    “小六,該不是你們兩口子都想去蹭飯吧?”李穗打趣道。

    “上午會去一趟陸家,下午肯定沒事,不若這樣,兩天后我在家設宴招待四位殿下和四位王妃。”顏彥轉身說道。

    一對是請,四對也是請,沒道理她只邀請李穡一家。

    “嗯?”李琮不愛聽了。

    “好吧,我這就去找太后和皇后,左右今年的年酒我還沒請呢,就當請年酒了,還請皇上叔叔御駕親臨,臣婦不勝感激。”顏彥一邊說一邊向李琮屈膝行禮,起身的時候看到李琮的大黑臉忍不住笑場了。

    “丫頭,你這叫不叫恃寵而驕?”李琮見顏彥笑了,也沒繃住,跟著笑場了。

    “不敢,臣婦一直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沒看臣婦一開始都沒敢邀請皇上叔叔,就怕皇上叔叔不給面,您說要是當著這么多人被卷了,我一女兒家的,臉皮這么薄,以后大家還怎么見面?”顏彥忙板著臉做誠惶誠恐狀。

    “行了,別裝了。”李琮送了顏彥一個鄙視的眼神。

    “好,不裝了,誰叫皇上叔叔疼我呢。還請皇上叔叔一定要移駕親臨,臣婦一定倒履相迎。”

    “小子,趕緊把你媳婦領走,也不知跟誰學的,越來越貧嘴了。”李琮揮了揮手。

    事實上,他對今天的顏彥的確有幾分不滿意,倒不是因為顏彥沒有主動邀請他吃這頓飯,而是方才顏彥沒有跟他說實話,或者說,沒有敞開心扉。

    還有,顏彥提的那個要求明顯是偏向遼國,從之前顏彥以個人的名義給遼國資助糧草一事來看,李琮猜想顏彥是想幫周祿打贏這場戰事。

    為此,那個曾經多次困擾李琮的問題又浮現出來了,顏彥和周祿究竟是什么關系。

    這時的李琮甚至懷疑周祿之所以答應歸還燕云十六州恐怕很大程度也是看的是顏彥的面子,而這一次顏彥也竟然不顧他的猜忌提出要資助周祿明顯也是在回報周祿。

    到底會是什么關系呢?

    兩個互不相干的人,僅僅因為一首詞曲就認定對方是自己的知己?

    這么說似乎也不對,畢竟周祿的身份是顏彥發現的,若不是顏彥的堅持,他李琮壓根就想不到并州周家背叛了他。

    還有,后來的戰爭,顏彥也是竭盡全力地幫他,這說明彼時顏彥并沒有拿周祿當知己的,她心里還是有大義的。

    正因為清顧這一點,李琮才默許了顏彥對周祿伸出援手,可他不明白的是,這兩人究竟是什么關系。

    顏彥倒是不清顧李琮又把她猜忌上了,從南書房出來,兩人去了慈寧宮,正好太后和皇后都在,得知顏彥邀請大家去吃年酒,太后略略有點不喜。

    因為她前兩天見過顏芃了,知道顏彧情況很不好,顏府不說亂成一團也差不了多少,這個時候顏彥居然還有心思請吃年酒,可見心里是真沒有顏家了。

    顏彥多少也猜到了些太后的心思,少不得解釋幾句,說是因為李穡要帶新王妃上門認親,她請了李稷、李穗和李稹三家作陪,皇上一聽也有興致,所以她想著也不能單單把太后和皇后落下,便想著干脆把云家和顏彰顏彬一并請來吃頓年酒。

    皇后見此也忙把責任推到了李穡身上,說準是李穡饞顏彥家的飯菜了,所以才找了這么個由頭。

    至此,太后的臉色才略略好看了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体育新浪彩票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下载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计划全天pk10最稳计划 幸运飞挺最牛稳赚5码计划 澳门庄闲游戏博彩 广东麻将软件赢钱 黑龙江6+1开奖号码 足球比分直播500完场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赚钱的门路-v讯cdfnbq 彩票快三技巧规律 大圣捕鱼娱乐平台 十分快3稳赚公式 做人重要还是赚钱重要 银河时时彩 pc蛋蛋彩票app下载 金百博时时彩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