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 九百二十七章 驚險

作者:夜摩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五色仙魂幡畢竟是仙器!

    仙器和道器有著本質的不同,正常來說,以秦鋒現在的修為,可以強行抹掉留在道器內的意識烙印,以便徹底掌控道器!

    但仙器不行,不要說他,就算仙尊都沒有這個能力。 ̄︶︺sんц閣浼鐨嗹載尛裞閲瀆棢つWw%W.%kaNshUge.co而且在鍛造仙器的時候,似乎就已經想到了這種情況。所以這件仙器,除非是有本家族血統的人,其他人概不能抹掉意識烙印。

    這樣一來,這件仙器的威力就大打折扣了,能夠施展出來的威力也遜色很多。否則你以為魔皇的一擊就輕松把仙器給破掉了?

    飛鯊老祖沒能力破解,秦鋒自己也不能。但有這個收取的功能也足夠了。

    被收進仙器內的孟神霄頓時驚慌起來,這里是他的夢魘之地,曾經多次在沉睡中被驚醒。此刻又重新被抓進來,一時間都有些瘋狂起來。

    “混蛋,姓秦的,你有本事把我放出去,我要和你單挑。”

    “切,傻子才和你單挑,孟神霄,你就在里面好好享受五行攻擊吧。”

    秦鋒也不理睬孟神霄的挑釁,他原本就想找機會把孟神霄干掉,沒想到竟然自投羅網,真是老天有眼啊。

    “嘿嘿,仙器果然不同凡響。”

    谷逍遙也湊了過來,伸腦袋向里面看了過去:“哈哈,看其他人被五行攻擊,心里真是太爽了。”這貨顯然好了傷疤忘了疼,現在看到孟神霄被攻擊,真是說不出的興奮。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看著,不要讓孟神霄耍什么花招。”

    秦鋒將五色仙魂幡交給谷逍遙,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沒問題!”

    谷逍遙自信地拍拍胸口,有仙器在,孟神霄還能耍什么花招?

    秦鋒也沒有理睬,轉身向花緣看了過去。

    此刻,天劫和花緣正斗的難解難分。迦葉金鱗塔不斷地釋放出一股股強悍的力量,不停地沖擊著花緣的防御。

    天空之中,佛音浩蕩,而且在這佛音飄蕩四空的時候,仿佛和這個星球產生了共振一般。站在這里,整個星球內部的佛家力量,似乎也被它給牽引過來。

    這種力量的加持,無疑讓迦葉金鱗塔的威力更甚。

    花緣面容有些憔悴,她剛沖破中府穴,體內的經脈還沒有徹底修復。現在一下遭受如此強悍的攻擊,自然應對起來很吃力。

    秦鋒皺皺眉頭,如果照這樣下去,花緣很難堅持到最后。迦葉金鱗塔因為有天劫之力的灌注,所以威力會不斷地提高。

    雖說花緣身上也有無數的丹藥,但和天劫之力相比遜色太多。想度過天劫最好的辦法就是防御,只要能夠保證自身的安全,待天劫之力消耗差不多后自然就消失了。

    “花緣,把這個穿上!”

    秦鋒解下業火金蓮給花緣扔了過去,這可是他最后的底牌,不要說一般人,即便關系不過的對這件先天級別的法寶都不清楚。

    經過這幾次的生死與共,秦鋒對花緣也是足夠的信任。

    花緣也沒有多想,直接就把業火金蓮給穿上了。不過她隨即就驚訝起來,這件衣服的防御力真是太夸張了。原本從迦葉金鱗塔上鎮壓下來的力量,已經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頭頂上就像壓了一座大山。

    但穿上這件衣服,原本所有鎮壓下來的力量,竟然都被硬生生地阻攔在外面。此刻的她,竟然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好厲害的防御法寶,花緣心中嘖嘖稱奇,她雖然修為很高,但像這種級別的法寶并不清楚。她也是驚嘆,你永遠不知道秦鋒的極限在那里。

    “花緣,業火金蓮只能替代一時,你趕快將受損的經脈修復好。”

    秦鋒連忙大聲喝道,業火金蓮雖然防御很強,但它畢竟是先天之物,即便花緣是陰陽境巔峰,在先天面前也是極其弱小的。

    所以,很難將其最大的防御力發揮出來。

    所以,當天劫發現現在攻擊力難以突破的時候,會不停地將天劫之力灌入其中,這樣壓力就會越來越大。

    花緣自然也明了,連忙催動靈力開始修復。

    轟轟轟!

    迦葉金鱗塔越發地狂暴起來,猛然間,只見塔頂的尖尖角開始急速地延伸起來,隨即就直入劫云之中。緊接著,就看到一股股浩瀚的力量順著尖角灌入到迦葉金鱗塔中。

    整個塔身被激蕩的不斷閃爍著多彩的光芒,緊接著,兩條火龍從塔內飛了出來,相互交錯著向花緣絞殺過來。

    這兩條火龍太炙熱了,只是從塔內飛出來而已,就看到身下的大海頓時升騰起大片的蒸汽來。海水的溫度也開始上升,尤其是距離火龍最近的地方,甚至都要沸騰起來。

    兩條火龍一個交錯,就看到花緣的四周已是一片火焰。這火焰不斷將她的身體點燃,就連四周的氣息都被點燃了,發出一陣陣噼里啪啦的聲響。

    這天劫真是太厲害了!

    即便秦鋒都看的心驚膽顫。雖說更恐怖的天劫他也見過,但畢竟他每次天劫事先都準備妥當才會開始晉升,但這次花緣的來的太快,太猛烈。

    走到現在為止,秦鋒能做的都做了,一切都只能看花緣自己的斗志了。

    花緣的眼神頓時銳利一起來,一邊修復著經脈的損傷,一邊祭出道器來抵抗兩條火龍的攻擊。整個現場的情況極其地慘烈。

    “嗚嗚嗚!”

    就在這時,多次攻擊未果的敕金玲瓏塔突然將兩條火龍給收了回去,緊接著整個塔身也變化起來,轉眼間就凝聚出一尊戰佛來。

    這尊戰佛身高足有百丈,通體都是金光閃爍的護體袈裟,手中握著一把降魔禪杖。

    “阿彌陀佛!”

    戰佛念了一句佛號,隨即舉起降魔禪杖就向花緣砸了下來。

    沒有什么語言能夠形容這一禪杖的威力,只是一下而已,面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成了塵埃,所有一切的阻礙,不但被清掃干凈,甚至都被煉化了。

    這一杖下來,花緣只覺得體內所有的鮮血全都沸騰起來,強烈的力量鎮壓的鮮血似乎都要傾瀉而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体育新浪彩票 死人码680 实力单双中特118 德州扑克计算方法可以 澳洲幸运5是真的吗 北京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优乐江西麻将苹果版 闲来安徽麻将官方下载 安徽11选五开奖结果 单双中特六和彩图库 南国彩票开奖 下载微信打麻将发红包的 天津快乐10分中奖规则 焦作扑克牌通缉犯 东方彩票网116688 新快3客户端 百人牛牛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