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配色:

字號:

第69章 星月堡主

  第69章 星月堡主

  岳如川雙目一緊,道:“什么意思,岳某不明白。”狄郁咧嘴一笑,道:“星月堡主駕臨此地,當然是有欲而求了,難道岳大俠還猜不到嗎?”

  岳如川心頭咯噔一下,神色如常,道:“想不到名動天下的星月堡主居然也會對八萬兩黃金感興趣,看來諸葛堡主的眼界也不過如此。”

  狄郁嘿嘿一笑:“不過如此?好呀,那就請岳大俠交出來吧,也省得諸葛堡主費一番手腳了。”岳如川冷冷一笑:“狄掌門,沒想到尊師封大俠仙逝后,你竟做了星月堡的走狗,威風赫赫的先天門要毀在你的手里了,若是封大俠在天有靈,卻不知該作何感想了。”

  狄郁聞言臉色倏然一變,目露兇光,但很快便恢復如常,說道:“多說無益,還是交不出吧,這樣做對大家都有好處,否則……”岳如川截口道:“都有好處?卻不知我麒麟鏢局會有什么好處?”

  狄郁眼睛望向別處,這一刻竟似是不敢面對岳如川那流露著鄙夷與陰沉的目光,他道:“交出黃金,大家都相安無事,否則諸葛……”話還未完,便見岳龍城騰地一下跳起身,冷聲道:“我管你什么諸葛東郭的,你們不知我們是麒麟鏢局么,都活夠了?今天誰若想動黃金一下,也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狄郁看了看他,淡然一笑:“若是金麒麟在此,我們或許還有幾分忌憚,但你岳龍城……嘿嘿。”話外之意不言自明。

  岳龍城不由地怒氣勃發,沉聲道:“好,我看誰敢動,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受死吧!”話音甫落,飛身便是一劍徑削狄郁的腦袋,好快的劍!然,狄郁的反應卻是更快,岳龍城身形甫自一動,狄郁不但不閃避,反而猱身直上,揮動折扇架開了這一劍,隨即扇來劍往,兩人斗在了一處。

  岳如川只看了片刻,便知侄兒不是人家的敵手,恐他遭了什么不測,難以跟胞兄交代,但此際也不便說些什么,萬一使得侄兒分身,更有性命之憂,一時間心下焦急且擔憂,更恨不得替侄兒上陣。他看了狄郁的出手,知道自己還略勝他一籌,若是自己此時上前合斗,狄郁絕不是他叔侄二人的敵手,但星月堡主已然駕臨,必在不遠處看著,還是留下真力對付真正的對頭吧。他雖未見過星月堡主出手,更不知人家長什么模樣,但己方這邊就數他的武功最高,縱然一死,也要跟星月堡主血拼到底,只是這趟鏢貨想是要保不住了。

  岳如川想到這些,不由地喟然一聲長嘆。便在此時,岳龍城哎喲一聲,踉蹌彈退數步,胸前衣襟已被鮮血染紅,他自己的血,他已經受了傷。

  岳如川見狀心神一震,急道:“城兒退下!”話音甫落,狄郁卻是悶哼一聲,橫挪七尺,緊捂著胸口,顯然也受了傷。原來,岳龍城受傷退后,狄郁卻不給他喘息之機,飛身迫去,半空中揮折扇猛然下擊,欲要將岳龍城擊斃當場。熟料,他甫自躍起,剛舉起折扇,便見眼前金光閃動,心知不妙,半空中無處借力,忙揮折扇左右撥打。一陣叮叮細響,無數枚鋼針墜落在地,但狄郁終究未能盡數避過,胸口中了一枚飛針,落下地時,立即腰間力扭,向旁避去,以防對方突施辣手。他臉色慘然,全沒了剛才的意氣風發,若是對方的飛針喂有劇毒,此刻他命已然休矣。他哼了一聲,道:“想不到名滿天下的麒麟鏢局的少鏢主居然也要放暗器,真是見面不如聞名!”

  岳龍城并不著惱,但也反唇相譏,道:“堂堂的先天門掌門都做了人家的走狗,而且還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當,我一個鏢師還能怎樣呢?”

  狄郁也未動怒,其實岳龍城并未說錯,他的確做了人家的走狗,只是并非星月堡,而是霹靂堂,他已加入霹靂堂,乃是霹靂堂少堂主神龍麾下的一名壇主。這件事他自不能言明,更不能解釋,當下一聲冷笑:“岳龍城,你莫要得意的太早,我既然能坐上先天門掌門的位子,還跟諸葛堡主是朋友,這就說明我的武功也絕不是花拳繡腿。你的劍法還過得去,招數美妙之極,不過武功乃是殺人技,我看你……”

  “廢話少說,拿出你的殺人技也讓我這未見過世面的鄉下人開開眼界,吹牛誰還不會,光說不練假把式!”岳龍城面帶自信的微笑。經此一戰,幾次受挫的晦氣一掃而空,胸中豪氣頓生,自覺狄郁殊不足懼,即便星月堡主出手又能怎樣,不較量一番,誰知道果有真憑實學還是紙老虎一個。他冷冷地注視著幾步外的狄郁,眼神中掩飾不住的鄙夷之色,撇嘴道:“我倒要見識一下你的好手段,對啦,聽說先天無極劍法凌厲絕倫,怎么你要用這把破紙扇呢,莫非你還未學到封掌門的絕技?”

  “好一副伶牙俐齒!”狄郁面色陰沉,抬手往胸口拍了一掌,一枚飛針便到了他掌中,“小子,今日我便要你輸得心服口服,死得毫無遺憾,就這把破紙扇便能要了你的命!”

  岳龍城見他露了這一手功夫,頓時收起小覷之心,暗暗戒備,涵身拔背,凝神待敵。其實,狄郁露的那一手也算不得什么高明的功夫,不過由此可見他的內力已是不俗,隨手往胸口一拍,便將體內的飛針吸出。岳龍城自忖做不到,雖然不致敬佩欽服,但自然也不敢大意怠慢。

  狄郁暗自深吸一口氣,體內真氣流轉,已覺無礙,畢竟只是一枚無毒的飛針,即便被砍了一刀或刺中一劍又能怎樣,只要不傷及要害,對于闖蕩江湖的一流高手而言,卻也算不得受傷。他折扇一揮,施施然走上幾步,突然死死地盯著岳龍城的眼睛,直似要看進岳龍城的體內。

  岳龍城被他目光所懾,不自禁地抬眼迎去,只看了一眼,便再也挪不開那片炙熱的眼光了。他心脈一震,直覺一顆心砰砰直跳,甚不受用,偏偏移不開眼睛。望出去的一切突然有些恍惚,對方的眸子里是一團深不見底的黑暗,自己仿佛就置身于這片無邊的黑暗中,四下里靜悄悄,連半絲風聲都沒有。狄郁的眼神似乎有了某種充滿誘惑的魔力,讓他情不自禁地看著,卻是深陷其中。緊接著,眼前的黑暗消失,代之的是一片蔚藍的天,飄著幾朵潔白的云彩。下面是一望無際的花叢,開滿了各色的鮮花,爭奇斗艷,芬芳撲鼻。

  驀地,美妙的樂聲響起,似是琵琶的曲調,婉轉纏綿,說不出的柔糜萬端。花叢中出現了一位絕色美女,披一件薄若蟬翼的白色紗裙,還遮不住膝蓋,那婀娜的嬌軀若隱若現,襯得她的身段更加玲瓏曼妙,肌膚白皙勝雪。

  她的肌膚白皙,她的臉蛋更是白皙,仿似透明的,但這透明的無暇美玉般的膚色中透出了淡淡的紅潤,笑靨如花,艷麗不可方物。她深情款款地望著岳龍城,眼睛瞇成了一彎新月,眼波蕩漾著無邊的春色。她的紅唇微微翕合,似要說些什么,但只是張開了一條弧形的縫隙,舌尖若隱若現。似是有意,也似是無意,她沖著岳龍城拋了一個媚眼。緊接著,她便舞動起嬌軀,一顰一笑,舉手投足,綻放著最原始的魅惑。

  岳龍城突覺口干舌燥,呼吸不暢,一顆心直似要跳出腔外,他的眼里燃起了一團火,一團熊熊的火!驀地里,似乎來自那遙遠的天上,也像是就響在耳邊,一個娓娓動聽且充滿磁性與誘惑力的聲音傳來:“你是誰?”

  “我……我是岳龍城。”

  “岳龍城是誰?”那個聲音還在問。

  “岳龍城是……是麒麟鏢局總鏢頭岳如山的獨子。”

  “他是好人嗎?”

  “他……他是的。”

  “不,他是個惡人,十惡不赦的人,他無惡不作,他喪盡天良,對嗎?”那聲音極具誘惑,令人欲罷不能。

  “他……岳龍城是個……是個惡人……”說到這里,岳龍城臉上已是汗如雨下。他心里還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已然墮入狄郁的邪術之中,想要抗爭卻無法自拔,不由自主的說著話,說著違心的話。他知道若擺脫不了對方的控制,自己很快便會有性命之虞,偏偏無法挪開眼光。焦急與恐懼,魅惑與情欲,這一刻在心里反復糾纏,腦袋發脹,眼前恍惚,神智越來越是迷糊。

  “岳龍城該死,對嗎?”那聲音還在繼續。

  “岳……岳龍城……該……該死……”聽得出,岳龍城在極力抗爭,可惜最終還是徒勞。

  “那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對吧?”那聲音柔柔的,令人不能辯駁,也是不想爭辯。

  “對……對的。”岳龍城緩緩抬起手臂,突然手腕一抖,反手一劍朝自己心窩扎下。

  “賢弟不可!”陡然響起一聲大喝,緊接著,平地里升起一道罡風,直向狄郁卷去。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神武仙兵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体育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