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您的位置:小說520 > 歷史軍事 > 驚天逆轉 > 第兩百七十九章 莊莊真相1

配色:

字號:

第兩百七十九章 莊莊真相1

  昏暗的天牢里,終日見不得陽光,在這異常寒冷的冬日里,猶顯得陰森恐怖。

  在黑暗的角落里,一個垂暮的老人披頭散發,短短幾日,原本顯赫致極,威風致極的一代首輔大臣侯爺晉麒竟已如此蒼老不堪,滿頭的白發,深陷的雙眼,頹靡的精神顯示著一代權臣的最終沒落。

  自從早上見了皇后和惠王爺之后,他便一直保持著這幅樣子,幾個時辰的時間,一動未動,連獄卒送來的飯菜也未動一口,雙眼空洞而呆滯。

  而象征著皇權的明黃龍袍由遠及近,當晉麒看到年宴時那個毒入骨髓如今卻額堂飽滿,精神抖擻的皇帝時,他有明顯的微微悸動。臉色不知是因為對他的懼怕還是對他的恨之入骨,有些微微的紫脹。

  牢內地上鋪滿潮濕的稻草,只一個暗黑色的床板并一床薄薄的粗糙被褥,以及兩三條條凳外加一張黑沉的桌子而已。

  桌上的飯菜早已冷透,牢內充斥著一股極其難聞的腐敗與發霉的刺鼻氣味,偶爾有三兩只碩大的老鼠竄出,嘴里發出“吱吱”的聲音根本不怕任何人。

  牢頭打開牢門,陳帝只身進去,身邊未帶任何一個侍衛,就連梁啟也只守在了天牢之外,不讓任何人進來。

  晉麒呼地立即起身,帶動身上的重重枷鎖發出金屬相撞的“咣咣”聲,在空曠寂靜的牢房內尤顯陰寒可怖。

  此時的晉麒眼冒兇光,“嗷嗷”地撲向陳帝,若不是因為腳上鏈條緊緊地栓著他,恨不得立即將眼前之人生吞活剝了。

  陳帝甩一甩手,牢頭等盡數退下,空曠的天牢里,只有他與罪臣晉麒二人而已。

  見眾人離去,晉麒忽然暴笑,他扭曲的面孔,兇惡的雙眼狠狠地盯著眼前之人,“原來你從未怕過老夫半分,事到如今你竟還敢獨自一人來見我!你就不害怕,我既然已是將死之人,那我今天就會拼盡全力,也要置你于死地嗎!”

  陳帝一甩衣襟一屁股坐在條凳上,冷冷說道:“你已沒路到此,朕又有何懼!不要說你現在身在牢中,就是平日里,朕何曾怕過你半分!”

  “朕,哈哈哈哈,事到如今了,你竟然還稱自己為朕!”

  陳帝冷冷一笑道:“朕傳位于惠王兄的時候,你已經看不到了。現在,在你面前的,就是大陳國的第五位皇帝!無論你如何權勢滔天,可朕永遠都是你的皇帝!”

  “你不斷囔著要見朕,只是想不通自己為何會失敗。為何自己處心積慮策劃了那么久,早已勝券在握,為何突然之間,整個局勢會大肆逆轉,以至于你如今身陷囹圄,再沒有一絲的生機!”

  “沒錯,這里面的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可是盡管我輸了,可你同樣沒有贏,我丟掉的是性命,可你丟掉的卻是皇位!”

  “你以為你和惠王同謀,偽造這份遺詔,朕真的不知道嗎?就連你自己也應該清楚的記得,父皇臨終前親口傳位于朕!年宴那日,你突然拿出所謂的遺詔,根本就是和惠王合謀,他答應保護你的家人,而你則助他登基。”

  晉麒輕蔑一笑道:“沒錯!這份遺詔就是我偽造的,上面的玉璽乃是惠王暗中到御書房偷蓋上去。可那又怎樣,在年宴上,你已經親口答應十天后傳位于惠王,而今你只剩下五天了。這五天你除了能殺了我,根本不能動晉家滿門分毫。甚至連我兒晉沖在逃,你也已沒有足夠的時間將其抓獲!”

  “沒錯,留給朕的時間確實不多了,可是晉沖與你一樣,犯下滔天大罪,不管朕是否在這個皇位上,也絕不會輕易放過!朕要為那些無辜死去的人討回公道!”

  “公道,呵,這世間根本沒有公道二字,只有權勢才是最有用的東西。只是,我想不通,你竟然根本就知道遺詔是偽造的,為什么還要當著文武百官的面答應傳位。”

  “那是因為朕不愿看到大陳陷入永無止境的內戰之中!朕所要達到的目的是大陳的昌盛,甚至于若你不是如此喪心病狂,草菅人命,你能視百姓為衣食父母的話,你作為權臣,朕也絕不會動你。可是你,野心太大了,你的雙手沾滿鮮血。你不但把持朝政,更要將一切不聽從你,不服從你的人全部踩在腳底下,你殘害忠良,這二十幾年來,不知有多少人死于你的雙手,導致民不聊生,連年災亂不斷。”

  “既然如此,你就如此心甘情愿的將皇位供手讓人嗎?天下竟真的有像你這樣的傻子嗎?”

  “朕說過,朕所要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讓大陳日益昌盛,讓百姓富足,讓四夷歸服,而不是陷入暗黑之中,永遠天日!若惠王兄讓做到這一點,坐在皇位上的是誰,又有什么關系!”

  晉麒冷哼道:“也許,你永遠也不會看到那一日!”

  “朕相信,惠王兄本性不壞,這次也僅僅被你蠱惑而已!”

  “也許你永遠也不會明白!”

  “朕今日會來見你,想必你自己也該清楚!莊莊件件,你所做的種種,就是將你五馬分尸,滿門抄斬也不為過!”

  晉麒大笑道:“哈哈哈哈,那又怎樣!老夫這一生,什么樣的福沒有享過!什么樣的權勢沒有擁有過!只可惜老夫被人蒙了雙眼!今日栽在你手上,文志禎,你同樣也輸得徹底!你可有想好要如何殺了老夫!”

  “殺了你!哼,婉皇貴妃生前說過什么,你難道忘了嗎?她要讓你受盡千般折磨,萬般痛苦,她要讓你嘗嘗這世上生不如死的滋味!朕自然會如她所愿,怎么,反倒你自己忘了嗎!”

  “老夫從未怕過什么!有什么只管沖老夫來!可是,你別忘了,你只有五天!”

  “五天,已經足夠!”

  “只是……只是我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我心里有太多的不知道!就算是今天便要死了,我也要弄個清清楚楚,我到底輸在了哪里!”

  “得民心者方能得天下,你這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是逆天而行,又怎么可能不輸!”

  “我從不信天,那是懦弱者的借口,而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弱者!”

  “沒錯!你從來都不是弱者,若你是弱者,二十幾年前,你就不會下毒殺害父皇,你更不會想著自己要坐上這皇位!”

  “勝者為王,敗者寇,我沒什么好說的!”

  “那么,你想知道什么?你拒不認罪,一直嚷著要見朕,不就想知道一些事嗎?是朕為何沒有中毒?還是邱志生和晉慧何時與朕聯手?甚至龍偉祺!胡令云與**英等等,或者說章俊銘與九公主為何沒有死嗎?呵呵!你想要知道什么,朕今日會一一為你解答。”

  “不只如此,老夫要知道的更多!究竟你是在什么時候聯系上胡敏的兒子胡令云的,為何我從來都不知道胡敏還有一個兒子,以前發生的那些事情,究竟與他有沒有關系。還有諸赫與向線,他們二人雖被我所殺,但我始終覺這些事情根本就是中了你的圈套。還有那年冬至的祭祀上,為何會有人要刺殺你,這件事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這些事不知道,我死不瞑目!”

  “是嘛,哼!你想不明白的事,只怕還要更多更多!”

  “你說什么?”

  “你三番幾次要見朕,不就是想要知道這些事嗎?如此朕便滿足你,今日朕一個人都未帶,這里,只有你與朕二人而已!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問!”

  “你遠比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可怕?你說朕可怕?呵,朕所有的心愿便是希望我大陳能恢復往昔的繁榮昌盛,國泰民安!可是你呢,你與朝中那些貪官污吏勾結在一起,將整個大陳搞得千瘡百孔,民不聊生!軍人失去斗志,百官只知向你巴結,不干實事,若不是因為我大陳百年基業雄厚,只怕再過幾年,便成了周邊幾國的囊中之物!”

  “所以,從一開始,你便設計好了,聯合那些人,要擺脫我的控制是嗎?”

  “沒錯!若你能讓百姓過上富足的生活,朕絕不會想到聯合他們,共同對付你,可是你呢,你太貪也太自私了!”

  “所以,你才會讓楚懷生不下兒子!你害怕楚懷的孩子被我扶上皇位,從此以后你們文家的基業落入我晉氏之手!”

  “你說得對!你有想過為什么你的女兒獨占朕的所有寵愛,卻遲遲沒有孩子嗎?”

  “這是我始終想不通的,你究竟對楚懷做過什么?還有楚懷坐上皇后之位入住坤寧宮后,再不可能懷孕。就算先帝在太后的坤寧宮里的墻壁里放了大量的麝香,但這些東西早在楚懷入住坤寧宮之前,我便讓你清理干凈了。可是,我查遍了所有,都查不出原因。”

  陳帝淡然一笑,隨手撥弄著腰間的一串珠絡,“楚懷,朕沒對她做什么,她只不過是一個女子,縱然她是你的女兒,但朕本欲想好好待她。可是,朕的真心,終是錯付了,何況她滿宮中,悉數全是你的耳目。呵,你以為你送醫女進宮朕會不知道?你以為你安插進她的宮里那么多的眼線,朕會不知道?朕豈能如此愚蠢,會將藥下在她的身上!”

  猛然,陳帝的臉變得極為難看,“若不是因為防著你,朕豈會自傷身體,讓周太醫每月配藥給朕喝!那一碗碗烏黑的湯汁,泛著青黑的陰森森的光澤的湯汁,你知道朕是怎么一碗一碗地喝下去的嗎!”

  晉麒的臉色赫然轉白,“你你你……你竟能對自己下手!”

  “那又如何!”陳帝勃然大怒道:“你知道每個月當周太醫把那碗藥端到朕的眼前的時候,朕的心里是作何想嗎?你有嘗過那種滋味嗎?苦澀!哈!喝下去,朕的心仿佛是你,你晉麒拿著刀一刀刀地刮著朕一般!”

  晉麒的嘴唇干裂蒼白,“那……那既然如此,為什么后來你會讓楚懷懷孕?”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驚天逆轉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体育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