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您的位置:小說520 > 都市言情 > 豪雄時代 > 第二百零四章 天哥,快來救我

配色:

字號:

第二百零四章 天哥,快來救我

  “我啊,我先跟著貨輪出了一趟海,這幾年一直在國外呆著。”秋天往嘴里丟了個花生米,說道。

  “那你今兒個怎么回來了呢?”王惠夾了口西蘭花,問道。

  “對啊,你怎么不在國外呆著?天海市的警察可還一直在找你呢!”

  劉嫣放下了筷子,一臉著急道。

  方百草輕輕點點頭,附和一聲,“當年的夏監獄長因公殉職之后,他有個親生女兒,如今是天海市警察局的刑偵支隊長,這些年,她一直在找尋你和另外那個老犯人的下落。”

  “哦。”秋天點頭,一陣沉默。

  當年的事,雖然過去了五年,秋天依舊印象深刻,只要他一閉上眼睛,眼前似乎就能看到那夏一平渾身是血的樣子。

  夏一平不是秋天親手殺的,但和秋天肯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或者說,他是始作俑者,是幫兇,是共犯。

  對夏一平,秋天一直心有愧疚,那個警察,是秋天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一個人,夏一平是個好人,也是個好監獄長,如果老天爺再給秋天一次機會的話,那天晚上秋天一定拼死摁下老槍的槍口。

  可時光不能倒流,該發生的已經發生了,即便秋天心里再懊悔也于事無補。

  如今既然他回到了華夏,就應該對當年的事有個交代。

  “哎......”秋天幽幽的長嘆一口氣,放下了筷子,眉頭直接擰成了川字。

  方百草也放下了筷子,她擦擦嘴巴,猶豫片刻,還是說道:“秋天,有句話不知我當問不當問?”

  秋天抬起眼角,道:“方醫生,咱們是什么關系?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說吧,到底什么問題。”

  方百草再不遲疑,咬著嘴唇開口問道:“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你開槍殺的夏監獄長?”

  “他不是我殺的,卻是因我而死。”秋天想都沒想就回答方百草道。

  方百草擺擺手,“甭管是不是因你而死,我就問,那天晚上,是誰開的槍?是你嗎?”

  說這話的時候,方百草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秋天的眼睛,她的眼神里包含著希冀。

  秋天搖搖頭,苦笑一聲,“槍,的確不是我開的,但,夏一平是因為我才死的。”

  “不是你開的槍就行!”方百草,王慧,劉嫣三人齊齊的松了口氣,王慧的嘴角更是蕩漾出了舒心的微笑來,說道:“我就說嘛,秋天你不是那樣的壞人,夏監獄長肯定不是你殺的。”

  方百草和劉嫣雖然沒搭話,但兩人的神色顯然都松了口氣,秋天給她們的這個答案,讓她們都非常的滿意。

  不管夏一平是因何而死,只要不是秋天開的槍就行。

  華夏法律有明確的規定,殺人償命,秋天沒殺人,那就不用為夏一平的死而買單了。

  五年的心病一朝掃除,方百草三人的心情好像都不錯,她們仨一連吃了一大碗米飯,百草堂中的歡聲笑語也多了起來。

  她們笑的開心,秋天笑的也開心,他陪著她們幾個人笑,自從回到華夏以后,這還是他第一次發出那么爽朗的笑聲。

  “哦,對了,劉嫣姐,上次著急騎了你的電動車,今天是來還你車子的。”秋天一拍腦門,掏出一把電動車鑰匙,雙手舉著,一本正經的交給了劉嫣。

  劉嫣抿嘴一笑,翻了個白眼,道:“我當你把我的小電車給當破爛賣了呢。”

  “嘿嘿嘿,我可不敢。”秋天將電動車鑰匙遞給劉嫣,笑著又道:“方才我剛給你充上電,估計這會兒已經充滿電了。”

  劉嫣丟給秋天一個算你小子有心的眼神,然后起身陪著王惠一起收拾起快餐盒和垃圾來。

  趁著兩人忙活的功夫,方百草拉過秋天走進了她的診室,她打量了一下秋天的臉色,柳葉眉稍皺,問道:“你的氣色好了很多啊,把你的手腕伸過來,我給你號號脈。”

  秋天笑嘻嘻的趴在桌子上,遞過去一只胳膊,方百草探出二指放在秋天手腕上,過了半天才念叨著,“奇怪,奇怪,你體內的寒毒按理說應該嚴重才對,為什么竟隱約有減緩的跡象了?你跟我說說,你最近是不是吃什么藥了?還是找到什么辦法了?”

  方百草一邊說著,一邊收回目光看向秋天,她一低頭,就看到秋天這小子趴在桌子上,瞪著一雙眼睛緊緊的盯在她的臉上,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你小子看什么。”方百草說著,被秋天看的有些不自然,臉蛋也紅了。

  秋天喃喃開口,“方醫生,你真漂亮!像畫中的仙子似的。”

  這不是恭維,而是真心話,剛才認真給秋天號脈的方百草,真的很漂亮,認真起來的她真的仿佛畫中的仙子,純潔美麗,像是一朵盛開的蓮花。

  “貧嘴!”方百草白了秋天一眼,眼角卻充斥著喜色,“少給我戴高帽子夸我漂亮啊,姐的漂亮那是公認的,還用你說?你現在需要告訴我的是,你體內的寒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秋天并沒有隱瞞方百草,但鬼大師身份特殊,沒有他的允許,秋天也不便說出他的名字,秋天想了想,只是說道:“前幾天我偶然遇到個老醫生,他給我開了一副藥,讓我每天吃一粒藥丸,我體內的寒毒,正是因為每天都吃藥丸才減弱的。”

  “什么藥丸這么神奇?我怎么沒聽說過。”方百草松開秋天的脈搏,一臉驚詫道:“天海市的神醫就兩個,普天之下有辦法能治好你體內寒毒的人最多不超過五人,到底是哪位前輩?居然有能減弱你體內寒毒的本事?”

  縱觀整個天海市,她認識的,能治療秋天體內寒毒的人有兩個,一個是她的父親,另外一個,則是另外一個神醫。

  方百草首先把她父親給排除了,她知道父親的脾氣古怪,一般人他肯定是不給看病的,秋天剛回到華夏,應該和父親沒有聯系,父親也不會給一個陌生人看病。

  或許,是另外一個神醫,他為人和善,若是秋天有緣分的話,或許能遇到他。

  方百草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沒有問秋天。

  行有行規,醫生也有醫生的規矩,行醫者,最忌瞎打聽,畢竟同行即是冤家,你知道的太多,會讓別人很是厭煩。

  方百草笑了笑,瞥了秋天一眼,說道:“那個藥,對你的身體有很大的作用,你要按時按點按量服用,還有,那個醫生應該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神醫,你要多和他聯系,有了他,可保你短暫時間內性命無憂。”

  一翻寒暄,百草堂中午歇息,方百草,和王慧劉嫣一起在藥櫥邊整理著藥物,檢查著藥物的使用量和存儲量,盤算著明天早上該去藥材市場買什么藥。

  “麻黃,白芷,板藍根,桂枝,這幾個治療傷寒感冒的藥不多了,記得提醒我明天去進購一些。”

  “嗯。”

  劉嫣站在一邊,拿著簽字筆,認認真真的記錄在了本子上。

  秋天這個門外漢跟在一旁,劉嫣說一個藥,他就瞥上兩眼記在了心里。

  這些個藥,秋天都見過,在非洲的時候,剛開始他和千里他們剛剛起步的時候,沒錢沒勢沒地盤,更不用說有醫生護士了,那時候,隊伍里若有頭疼腦熱的,老槍就會在非洲大草原上挖出這些草藥來,按照比例煮成湯藥,一劑湯藥,藥到病除。

  秋天見過這些藥物的樣子,但卻不知道這些藥物到底叫什么名字,今天經方百草一介紹,秋天立馬便能把眼前的藥物與他印象中的藥物聯系在一起。

  “嗡嗡嗡......”歡笑聲中,秋天懷里的手機忽然震動了。

  在方百草王惠劉嫣三人錯愕的目光中,秋天摸出了一塊類似王八蓋子橢圓形奇形怪狀的東西來,當他把那玩意兒放在耳邊的時候,方百草才意識到,秋天手里拿著的那個黑乎乎的東西竟是個手機。

  “喂?”秋天摸出手機,皺眉叫了一聲。

  “天哥,我是巴路!我被人圍了,快來救我啊!”

  手機里,巴路的聲音很慌張,透著擴音筒,秋天似乎聽到了一幫人嘈嘈雜雜罵罵咧咧的叫聲。

  巴路出事了。

  秋天臉色一震,嚴肅起來,“巴路,你在哪兒?”

  “我,我在青藤中學,我,嗷,草擬嗎的...嗷...”

  隨著巴路的一聲嚎叫聲,電話停了,話筒里,響起了嘟嘟嘟的盲音。

  秋天放下手機,深吸一口氣,急忙扭頭問道:“青藤中學你們知道不?在哪兒?”

  王慧忙道:“我知道,青藤中學在城東區,春申江路二十八號,是一家私立高中。”

  “嗯嗯。”秋天點點頭,大步往外走,一個瞬間,他就跑出了房門,門外響起了秋天的叫喊聲,“嫣姐再借你的車鑰匙用用,你的電動車今兒估計給不了你了,我先騎走了,下次我再給你送來!”

  方百草,王惠,劉嫣,急急忙忙走到門,看到的只有秋天那壯實的身軀夾著個電動車離去的背影。

  秋天走了,他剛走,一輛警車停在了百草堂的門口,方百草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女警,三人匆匆對視一眼,紛紛松了口氣。

  幸好,秋天走得及時,若是他再晚走一分鐘,事兒就大發了。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豪雄時代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体育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