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配色:

字號:

第175章

  飯菜吃了七七八八,其他人還在聊天的時候霍佳表示要走。

  “有時間再聚吧,我先去魔窟看看,應龍那邊一定著急上火了。”

  “我跟你一塊走。”辛澤劍站了起來,“你是為了幫我才堆積了這些工作。”

  “我也去!我也去!”

  辛澤劍把范曉玲按回座位:“你還有好多法術沒學會吧,等你出師后再說吧。”

  白奕言的遭遇對辛澤劍的影響很深,所以他不想再讓范曉玲參與戰斗了。

  “他說的沒錯,你離出師還有一段距離。”云寒露應道,“戰斗不是游戲,所以我才一直反對讓女人和廢物上戰場。”

  “這位大姐好像一直沒把自己當成女人。”

  云寒露瞪了這句話的主人一眼,王文志又回到桌子下面去了。

  見老師也反對,范曉玲就不再爭了。

  “我也去湊湊熱鬧,你沒意見吧?”王文志請示老婆大人。

  “早去早回。”

  “好嘞!”得到首肯后,王文志躥了起來。

  他帶著冥月走到門口時,紀淑靈在王文志耳邊輕聲說了一句:“如果再玩失蹤,這個月你就自己睡吧。”

  王文志立刻吵吵著不想去了,但還是被辛澤劍給拖走了。

  因為這倆人的手機一直沒電,辛澤劍扔給他們一人一個充電寶,都是應急用的,平時塞在天羅奕局里。

  “言言不去嗎?”

  “我負責戰前支援,很少參與戰斗。”

  “小子們都走了,咱去泡澡吧。”云寒露的口氣像是在下命令。

  “好啊好啊。”

  “我沒意見。”

  “你們倆呢?”

  “我知道一家不錯的養生館。”紀淑靈這么說自然是同意了。

  “我還有很多工作沒處理完。”唯一拒絕的人是白奕言。

  “能有什么要緊事?”云寒露說,“正好我也很閑,一會去給你幫忙好了。”

  白奕言也不再拒絕,以云寒露的能力,她要真想幫忙那些工作都是舉手之勞。

  何夢恬沒有作聲,范曉玲抱著她的手臂:“走吧,夢恬。”

  “嗯。”何夢恬抵擋不住那雙清澈眼神,點頭答應了。

  其他都走到門口了嫽霜顏還在走神,云寒露從來不問嫽霜顏的意見,所以就私自替她決定了。

  “這是,去哪?”嫽霜顏莫名其妙的被范曉玲拉起來,被推著離開了飯店。

  來到紀淑靈所說的女子養生會館,云寒露說“原來就是這兒啊”,遞去一張VIP卡,還說自己是這里的常客。

  一直被拉到更衣室,看到其他女孩開始脫衣服后,嫽霜顏才明白這是什么地方。

  “算、算了吧?”

  “我請客,不要不給面子。”云寒露從后面抱住霜顏,作為幫兇的張瑾和范曉玲笑著脫她的衣服。

  嫽霜顏奮起反抗,這三人還真奈何不了她,最后何夢恬出面,把她的衣服都置換了下來。

  “這里都是女人,有什么可怕的?”見嫽霜顏一臉委屈的抱著浴巾,云寒露忍不住說了一句。

  “可、可是。”

  自從被植入魅魔的心臟后,張瑾是一天比一天水靈,身材曲線也越來越優美,但云寒露脫光衣服后,深深的刺傷了張瑾的心。

  “好傷自尊…不可戰勝的對手啊。”

  “我已經習慣了…”范曉玲深表贊同。

  “云姐,你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

  “不知道,我除了吃飯睡覺就是打架,很少做其他的事。”云寒露沒心沒肺的圍著浴巾。

  “嗚嗚嗚,更傷自尊了…”

  “同感…”

  一群人把嫽霜顏連拉帶拖的弄到洗浴區,把她扔進池子后搶走了浴巾,嫽霜顏只能紅著臉坐在浴池中,水面上只露著半張臉。

  女生們相互討論著對方的身材,時不時發出嘻哈的打鬧聲。

  范曉玲似乎想問白奕言些什么,突然被張瑾拖入水中,兩個人打鬧起來。好在這個浴池沒有其他的客人。

  “要知道她們這么能鬧,就去游泳館了。”云寒露說。

  “那、那現在就走吧。”嫽霜顏可憐巴巴的說,她從進入浴池后就一直保持著雙手抱胸的姿勢。

  “不急。”

  聽到這倆字,將半張臉埋入水中的嫽霜顏郁悶的吐著泡泡。

  白奕言突然站了起來,她看到云寒露不以為然的笑容后舒了口氣。

  十秒鐘后,天花板出現了裂紋,由于吊頂的緣故,沒有墻灰落下。

  一個沉重的軀體帶著天花板的碎塊落入浴池中,濺起巨大的水花,那個身軀在升騰的水蒸氣的伴隨下站起身來。

  那是一頭直立行走的無翼惡魔,它在女生的尖叫聲中鎖定了何夢恬的位置。

  渾身藍紫色鱗片的惡魔向何夢恬抓去,沒太當回事的何夢恬想要發動置換,但她卻臉色煞白的發現能力失效了。

  白奕言抱住何夢恬,將她拖離惡魔的爪子。

  惡魔正要追趕,正好看見范曉玲拉著張瑾跑開的一幕,張瑾身上的同類氣息使它愣了一下。

  就這么一愣的功夫,水化為一條長長的繩索,將惡魔五花大綁的摁在浴池底部,縱使它拼命掙扎也無濟于事。

  “別把水弄干啊。”

  浴池里已經一滴水都沒有了。

  “對、對不起。”嫽霜顏狼狽的捂著關鍵部位。

  “媽的,廢物,連幾個女人都搞不定!”入口處走來十多個人,領頭的男子抓著一柄兩米多長的武士刀,訓斥著被水流束縛住的惡魔。

  “啊啊啊!”范曉玲和張瑾慌張的躲到柱子后面。

  嫽霜顏也因為異性的出現亂了方寸,致使惡魔逃了出來,她臉頰通紅的蹲在地上,索性什么也不管了。倒是紀淑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她的能力也失效了,什么忙都幫不上。

  白奕言切換到天將形態,她身后出現了寬大的折扇面,其中飄出由竹葉構成的彈幕將浴池中的惡魔絞成殘渣。

  “滾開,女人!我們的目標只有破界者,如果你一定要多管閑事,我也不介意嘗嘗東方神使的血。”

  “你們為什么要找我?”何夢恬走過來時將一條浴巾蓋在嫽霜顏身上。

  “我在路上會好好回答你的。”男子一揮手,其他人從兩側包抄上來,他們以半圓形包圍了洗浴區。

  云寒露還坐在干涸的浴池中,她甚至都懶得看對方一眼:“打擾我的代價是很沉重的,你們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又一個裝模作樣的女人,上,除破界者外不要留活口。”

  手下們撐破衣服和人皮,化身為各種各樣的惡魔,如果不是洗浴區夠大,還真裝不下這些大塊頭。

  “看到了嗎?”云寒露終于站起來,她赤身面對著惡魔們,“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有什么可害羞的,你會介意一只蚊子參觀身體嗎?”

  話雖是這么說,但范曉玲、張瑾和嫽霜顏還是老樣子。

  “小白,你保護好她。”云寒露指的是何夢恬。

  白奕言知道何夢恬的能力被屏蔽住了,于是將她擋在身前。

  惡魔一擁而上,首當其沖的云寒露最先被圍攻,這一交手才知道,竟然全是第二階層的惡魔。

  云寒露抱住最先攻來的惡魔爪,利用翻身產生的力道將那只爪掰了下來,她抱著那巨大的爪子,當成武器在惡魔群中游走。雖然不是趁手的兵器,依然殺的惡魔們鬼哭狼嚎。

  “廢物!你們去抓破界者!”惡魔的首領抽出武士刀向云寒露斬來,后者以惡魔爪擋住這一刀。

  云寒露眉頭一皺,竟然是一只伯爵級的惡魔。

  惡魔們圍上來時,相差了一個階層的白奕言根本招架不住,她剛將何夢恬推向一邊就被一爪拍在地上。

  直奔目標的惡魔們沒在白奕言身上浪費時間,它們用帶著鉤刺的腳爪從她身上踩過。

  嫽霜顏咬著嘴唇站了起來,也顧不上羞恥感了,她將何夢恬護在身后,雙手化為龍爪,用格斗的方式將一只只惡魔拆碎。

  武士刀的威力讓云寒露苦不堪言,她手中的惡魔爪早就被切成兩段,那一刀甚至差點將云寒露開膛破肚,她腹部還掛著那道駭人的傷口。

  “老師!”范曉玲剛才拉著張瑾繞開惡魔回到更衣室,心急如焚的她來不及穿衣服,只抓了兩把靈符就跑了回來。

  她將左手的靈符灑了出去,云寒露一招手,靈符隨即向她飛來。這個動作在對手看來也是個不大不小的破綻,他一刀在云寒露的胯部留下一道近十厘米深的傷口。

  云寒露拉開距離,靈符以繃帶的形式纏繞著身軀,很快她完成了靈符裝。

  雙刀迎上武士刀引起巨大的風壓,在一旁交戰的嫽霜顏和惡魔都受到影響,被吹的站立不穩。

  以云寒露和伯爵級惡魔為中心,一道道刀氣不受控制的飛散著,將建筑切的慘不忍睹。

  “帶她們走!”云寒露費力的吼出這句話。

  嫽霜顏顧不了那么多了,刀氣的飛行方式非常不規則,隨便哪道都有可能致范曉玲她們于死地,所以她化為白龍,建筑被撐爆了,嫽霜顏卷起何夢恬等人垂直的沖天飛去。

  在鬧市中飛行的白龍把路人都看傻了。

  范曉玲見到白奕言的樣子當場就哭了出來,她大多數的骨頭都斷掉了,五官一同在流血。

  “我沒事,是我太沒用了…”

  “對不起,是我連累你們了。”何夢恬臉上一片陰翳之色。

  “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白龍回頭問,“你現在的能力恢復了嗎?”

  “是。”何夢恬試了一下,能力果然恢復了,剛才那個地方很可能布置了結界。

  “你帶她們去安全的地方,我去幫云前輩。”

  正說著,一群帶有翅膀的惡魔追了上來。

  何夢恬也顧不得眾人都沒穿衣服了,打算將所有人都置換走,手卻被白奕言握住了。

  “把我留下來。”

  白奕言的身上散發出旋風般的靈力,傷口快速愈合的同時白澤戰衣也開始修復,并變得更為華美。

  “白將軍,你通過白澤的考驗了?”

  “想通了一些事。”白奕言看著前方的風景,“還好白澤說,我覺悟的并不晚。”

  “你去幫云天師吧,”白奕言跳下龍背,站在空中等著那群惡魔臨近,“總有我能做到的事。”

  范曉玲拉下頭發的束帶,噴涌而出的靈力幾乎與白奕言當仁不讓讓,她命另一疊符紙化為靈符裝和雙刀。

  “玲爺!”看見范曉玲如蝴蝶一般輕舞著跳下龍背,張瑾著急的大喊。

  “沒關系,她也想清楚了一些事。”白龍的語氣有些釋懷,“你們快走吧。”

  范曉玲的背影讓何夢恬有些失神,那單薄纖細的身體卻是如此堅定,那枚曾令自己心神激蕩的鉆戒正在她手上閃閃發光。

  何夢恬溫柔的笑了起來,帶著紀淑靈和張瑾消失了。

  白龍在回旋轉身,向著養生會館一頭扎頭。

  白奕言調整著呼吸,風、水、云、電、綠色光點形態的生氣,還有更多不知名的能量一一向她身前匯集,形成了如夢似幻的光之海。

  隨手臂揮舞的寬大衣袖就像姍然起舞的蝴蝶翅膀,范曉玲手持雙刀落到白奕言身旁。

  “你來了,曉玲。”

  “在別人的背后站的太久了,直到現在也是站在你身后。”

  “沒有我,你也能站在這里。”

  “但要比現在晚很多。”

  惡魔們越來越近,白奕言抬起一只手,森羅萬象的力量在空中形成如海嘯的威壓,惡魔們的動作因此遲緩了下來。

  “風的聲音,真美。”范曉玲側耳聆聽著,她閉著雙眼沖入惡魔群中,雙刀像蝴蝶翼般舞動著,空中綻放出一朵朵璀璨的血色之花。

  “是啊,真美。”白奕言的手落下,森羅萬象的光之海將天空都遮蓋住。

  云寒露和伯爵級惡魔的單挑還在繼續。

  “你這個人類,絕對不合常理!”保持著人形態的惡魔瘋狂的和云寒露對斬著,“你為什么能跟我抗衡!?”

  “在我看來,惡魔這種生物活著才不合常理。”

  云寒露的身上遍布著橫七豎八的傷口,看上去如此的慘烈。原本她和惡魔是勢均力敵的,但對方畢竟是一頭惡魔,傷勢、體力和魔力的恢復能力絕非她這個人類能比擬。

  由于立身之本是法術版奇門遁甲中的“門”,所以云寒露在戰斗方面走的一直是冷兵器的套路,以彌補攻擊法術的不足。

  然而人類的持久力一直是她最大的硬傷,她根本不可能耗得過與自己同等級的惡魔和天使。

  遠處的一座高樓,一個戴著兜帽的人正打算邁步向前,去幫助落入下風的云寒露。

  “不行呦。”嵐符夏出現在他對面。

  “毀滅公爵。”

  “下位者的戰爭,就應該讓下位者自己去解決。”嵐符夏的嘴角勾勒出夸張的弧度,“如果朱子語先生執意要插手,我也只好介入了哦…以毀滅公爵的身份。”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誰知道呢?”嵐符夏攤著手,“惡魔本來就是不可理喻的生物。”

  “可你好像不知道,人類才是最不可理喻的。”朱子語后退了兩步,逐漸消失在空氣中。

  “呵呵。”看著正在奮戰的云寒露,嵐符夏眼中全是笑意,“你有弱點而我沒有,這就是你和我最大的不同,所以最后的贏家也就不言而喻了。”

  嵐符夏對著遠方的惡魔輕輕一點:“我當然不會讓你的弱點,在還未落到我手中時就掛掉。”

  和在云寒露對拼的惡魔心臟處傳來痛苦,他的動作不由自主的變慢了幾個節拍。心慌的惡魔不知道自己為何開罪了毀滅公爵,以至于他要親手殺掉自己。

  但他已經來不及思考了,云寒露的雙刀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切過。

  到頭來,這只惡魔還沒展露原形就被云寒露捅穿了心臟。

  “大人!”惡魔臨死前仰天大喊,“破…”

  破界者,這個詞還沒有喊出來,惡魔就化作比煙花還寂寞的光點,在落到地面前就消失不見了。

  “破你妹啊。”高樓上的嵐符夏輕笑著轉身,身形也淡化在空氣中。

  云寒露拄著雙刀半跪在地上,鮮血順著刀鋒流淌至傷痕累累的地面,她不明白為什么對手占了這么大的優勢,卻賣出如此致命的弱點。

  “云前輩!”嫽霜顏從天而落,她扶住搖搖欲墜的云寒露。

  “沒事了。”

  幾分鐘后,范曉玲和白奕言也來到這里。

  “對不起,”云寒露看著她們,“如果在發現危險的那一刻就做出對策,是不會落得如此地步的,全都是因為我的自大。”

  “不全是你的責任。”白奕言平視著她,“我們在心理方面,或多或少都存著一些隱患,雖然擁有了世人所仰望的力量,卻沒將自己放在正確的位置上。”

  “老師。”范曉玲撲到云寒露懷里。

  “你還真是,長大了啊。”云寒露說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話。

  范曉玲將發帶遞過去,想讓云寒露幫她系上。

  “不用了,”云寒露撫摸著她的頭發,“還沒發現嗎?你已經出師了。”

  范曉玲用靈力探查著身體,一點不堪重負的感覺都沒有。

  “真、真的是這樣…我終于能像老師一樣了!”

  “不,我希望你不要變得和我一樣,如果你只是云寒露的復制品,那只能說明我是一個失敗的老師。”

  她看著天空,放佛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那里。

  “云寒露,有一個就夠了。”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天將之歌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体育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