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浪彩票
您的位置:小說520 > 玄幻奇幻 > 劈天斬神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王族傳承

配色:

字號: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王族傳承

  盡管秋不凡準備充分,可以調動的戰王強者達到了十位之多,遠遠超出內宮大殿內的夏離王國戰王強者的數量。

  但是,若不能控制夏侯炎,即便馭獸府的實力再強,總不可能敵得過整個夏離王國的數百萬軍隊將士。

  “不會,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唐狼一聲獰笑,緩緩伸出手掌,就要催動能量威壓,對夏侯山實施進一步控制。

  嗡~~

  忽然,一道火紅色的光芒,在夏侯山的身體周圍升起。

  熾熱的空氣中充滿了暴戾的氣息,隨著熾熱光芒的逐漸擴散,一層閃爍著紅光的透明屏障,將夏侯山和秋韻緊緊包裹起來。

  轟——

  唐狼釋放出的能量漣漪,在觸及紅色屏障的時候,發出震天般的轟鳴。

  激蕩出的能量漣漪,迅速在內宮大殿彌漫,那些修為沒有達到戰帥高階的官員們,立即感受到強大的威壓,侵襲著自己的身體。

  “怎么可能?”忽然間出現的意外,讓唐狼很是疑惑。

  之前還沒有將自己的一半實力發揮出來,夏侯山就被唐狼輕易壓制,甚至連半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但這一次,唐狼幾乎是動用了自身的八成以上功力,準備給夏侯山痛苦的折磨。

  卻不料,夏侯山居然有保命的紅色屏障,化解了唐狼的強勢攻擊。

  “呵呵,王族傳承,不過,夏侯山能堅持的時間,最多一刻鐘……”

  秋不凡謀劃篡權奪位,自然要對王族的事情多有了解。

  所謂王族傳承,是夏離王國的夏侯王族,將先祖遺留下來的秘法,通過傳承的方式,一代一代往下傳。

  并不是每一位夏侯王族的子孫,都有資格得到傳承,但夏侯山身為夏離王國的王子,是一定能獲得王族傳承的。

  按照前朝慣例,夏侯山應該在登上儲君之位以后,才能從夏侯炎那里接受傳承。

  目前的夏侯山,還沒有真正登上儲君之位,宣讀旨意的周國師,就被唐狼一掌劈殺。

  而國王陛下夏侯炎,早就被刺客所傷,傷重垂危自顧不暇,不可能在近期將王族傳承交給夏侯山。

  既然如此,即便夏侯山能勉強施展王族傳承,也不過是形似而神不似,既要耗費巨大的能量,還要冒著能量反噬的危險,當然不足為懼。

  只要等上一刻鐘,夏侯山的王族傳承不僅自行消失,而且他本人的王者之氣,還要消耗巨大。

  屆時,以唐狼的修為實力,想怎么折騰夏侯山,就可以怎么折騰了。

  “既然這樣,夏侯山就死定了!”

  有了秋不凡的答疑解惑,唐狼更加篤定。

  如果以自身的王者之氣,強行擊潰夏侯山的紅色屏障,唐狼不敢保證一舉成功。

  與其徒勞無功,還不如以逸待勞,靜等王族傳承的消失。

  “葉狂,要死的人是你!”

  空氣一陣氤氳,內宮大殿突然出現了三條人影,說話的正是逸塵。

  飄然和曹副將跟在逸塵身邊,還有傻貓和烈焰魔鷹,一個趴在逸塵的肩上,一個盤旋于飄然的頭頂。

  “哈哈,逸塵,果然守約,好!”

  見逸塵出現,葉狂沒有半點慌亂,好像是早有期待一樣。

  “逸塵?”內宮大殿之中,發出了一片驚呼聲。

  眾多的朝廷官員,以及各位王爺,都聽聞過逸塵的大名。

  刺殺國王陛下,天羅王國的奸細,這兩項罪名,都是殺無赦的滔天大罪。

  國王陛下傷重生死未卜,王子殿下雖有王族傳承護體,卻堅持不了多長時間,虞大將軍正準備在這稍縱即逝的一刻鐘之內,和秋不凡作殊死一搏。

  卻不曾想,逸塵此時現身,身邊還跟著曹副將這樣的戰王強者。

  就在大家猜測逸塵動機的時候,秋不凡同樣感到意外。

  據掌握的消息,逸塵已經落入騰家寨騰莽之手,仗著超級強者布置的結界陣法,騰莽能夠將逸塵輕松拿下。

  欒司馬前幾天還信誓旦旦的說過,騰家寨附近有超級強者出沒,根據騰莽的暗示,這位超級強者也要對付逸塵。

  即使逸塵僥幸逃脫,秋不凡也不會擔心,有飄遙這個人質,逸塵絕不敢輕舉妄動。

  然而,令秋不凡心里一凜的是,逸塵對唐狼的稱呼。

  葉狂,這個名字太過敏感,秋不凡寧愿相信,唐狼并沒有死去,也不希望葉狂的大名,被其他人知道。

  “捉拿刺客逸塵!”

  逸塵的突然出現,讓內宮大殿中有了短暫的安寧。

  就在大家各自揣測的時候,被秋不凡差遣出去的欒司馬去而復返,并帶來了一大隊威風凜凜的官兵。

  欒司馬的一聲大喝,得到了官兵們的積極響應。

  近百位夏離王國的將士,呼啦啦的沖進內宮大殿,一時間刀光劍影殺氣森森!

  “胡說!逸塵不是刺客,他是來幫助王子殿下突圍的。”

  曹副將上前一步,怒斥欒司馬,并對著官兵喊道:

  “馭獸府的秋不凡犯上作亂,王子殿下受困,你們還不趕緊將馭獸府的叛賊拿下……”

  “這……”

  曹副將和欒司馬二位,都是虞大將軍的得力干將。

  若是平時,無論是曹副將還是欒司馬,都可以調動他們。

  但眼下的情況卻令人難以決斷,一個說逸塵是刺客,一個說逸塵是救兵。

  兩位長官,立場截然不同,真相只有一個,官兵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行動。

  好在有虞大將軍,是這兩位的頂頭上司,只要虞大將軍發話,官兵們就只管服從便是。

  “呃……”

  一貫殺伐果斷的虞大將軍,見眾多官兵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自己,竟然一下子錯愕起來。

  欒司馬和秋不凡同流合污,這一點毫無疑義,但曹副將趁亂離開,不知是何居心。

  “虞大將軍,卑職不告而退,就是去請逸團長前來,解救王子殿下,這是戰王爺曾經吩咐過的。”

  見虞大將軍猶豫,曹副將心急如焚,顧不得戰王爺交待過,不要泄露消息,急匆匆的說出緣由。

  “哦?戰王爺早有安排,本將軍怎么不知道?”

  虞大將軍身為夏離王國的軍隊最高首領,掌握整個國家的兵權,即便是戰王爺動用兵力,都應該通過虞大將軍才行。

  對于曹副將的說辭,虞大將軍將信將疑,倒不是懷疑戰王爺居心叵測,只不過,目前情勢緊急,逸塵的身份將左右局勢。

  “虞大將軍,曹副將在胡言亂語,戰王爺歸隱多年,絕不會越俎代庖,搶奪大將軍的兵權……”

  欒司馬不甘示弱,亦是據理力爭:“我奉國王陛下之命,率兵捉拿刺客逸塵,并將篡位反賊繩之以法,請虞大將軍明鑒。”

  言辭鑿鑿,毋庸置疑,欒司馬甚至比曹副將更加胸有成竹。

  “篡位反賊……欒司馬,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聽從秋不凡的安排?”

  事已至此,虞大將軍倒不急于動手了,他想看看欒司馬有什么說法。

  “虞大將軍誤會了,馭獸府府主并非反賊,而是協助我們捉拿真正的反賊。”

  “那你說,誰才是你要捉拿的反賊。”

  “王子殿下夏侯山,乃是最大的篡位反賊!”

  一言既出,滿堂皆驚!

  身為國王陛下的獨子,夏侯山原本就是未來的夏離王國國王陛下,這么快是篡位反賊呢?

  秋不凡自己都承認,要搶奪國王之位,到了欒司馬的嘴里,卻變成了捉拿反賊的英雄。

  幾乎沒有人相信,欒司馬說的是實話,但接下來的一番解釋,卻改變了部分人的看法。

  國王陛下遇刺的當日,欒司馬曾經在偏殿附近見到了逸塵,只不過一時大意被逸塵逃脫。

  按照欒司馬的說法,國王陛下親口說過,刺客是天羅王國派來的奸細,目的就是要國王陛下退位,否則就將其刺殺。

  而逸塵在潛入外宮偏殿之前,專門拜見過王子殿下,并作了一番長談,這一點有很多人可以證明。

  國王陛下悲憤的告訴欒司馬,說是夏侯山沖王成功,早就覬覦王位,根本沒有興趣做什么儲君。

  夏侯山不忍親手弒父,便假手于人,正巧逸塵和夏侯山同為玄天宗弟子,彼此之間很有默契。

  故意給國王陛下留下性命,也是夏侯山良心未泯,所以國王陛下吩咐欒司馬,只要夏侯山認罪,便可留他一命。

  “說得好!欒司馬,秋不凡又是如何配合你的呢?”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逸塵緩步走出,微笑著看著欒司馬。

  “王子殿下將自己的想法透露給王子妃,其實是希望馭獸府,能夠幫他穩定局勢,以防遭到鎮壓。

  秋府主為了不打草驚蛇,便忍辱負重,假意和王子殿下合作,意在選擇合適的時機,揭下王子殿下的假面具……”

  看著眾人投向自己的目光,欒司馬得意至極,一邊侃侃而談,一邊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秋不凡。

  卻發現秋不凡臉色鐵青,射出一道陰鷙的光芒,如同利劍一般,直插進欒司馬的心臟。

  莫名其妙的一陣驚慌,使得欒司馬還沒有說完,就停了下來,呆呆的看著秋不凡。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劈天斬神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体育新浪彩票